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纪实 > 正文

记忆 | 被污蔑被拘捕,曾经富甲一方竟无钱为母落葬……孙中山与胞兄孙眉:辛亥革命前后经历了什么?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沈飞德     编辑:史佳林     2021-10-24 14:31 | |
ad钙奶|咪乐|仙女直播 "姜君说。

  10月9日上午,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说,孙中山先生和辛亥革命先驱为中华民族建立的历史功绩彪炳千秋,在辛亥革命中英勇奋斗和壮烈牺牲的志士们名垂青史,辛亥革命永远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征程上一座巍然屹立的里程碑。

  孙中山1894年从檀香山创立兴中会率先发出“振兴中华”的呐喊,擎起反清革命旗帜起,就得到他大哥孙眉的慷慨捐助。之后,孙眉长期支持胞弟孙中山开展艰苦卓绝的革命事业,倾其所有,以致破产,最后也义无反顾投身革命洪流之中。孙中山与胞兄孙眉携手革命,一幕幕历史往事感人至深。

孙中山书赠杨寿彭“天下为公”横幅

  兄弟双双投身革命

  孙中山献身革命,生活俭朴,追随孙中山革命多年的日本友人宫崎寅藏对之非常了解,曾撰文说:“若为了帮助穷苦的朋友们,或为达到革命的目的,孙先生是相当敢用钱的,但他自己的生活,却非常简单而朴素,既不喝酒,更不花不必要的钱。有电车的地方,他一定坐电车;而就是要坐小包车,也是算得很精,从不随便乱花。不管天气怎样,他经常带着大衣和洋伞走路。这样,万一下雨,他还是一样可以去任何地方。”

  可在1909年,章太炎、陶成章掀起了一股倒孙潮,称孙中山将各地同志的捐款据为己有,“借革命以骗财”,家中发了大财。接着,陶成章又纠合李燮和等人,以川、粤、湘、鄂、苏、浙、闽七省同志的名义,起草了一份颠倒黑白的《孙文罪状》,指责孙中山在香港、上海汇丰银行存有巨款,孙眉在九龙建造的房屋全是用孙中山的汇款。他们对孙中山的诽谤,欺骗了革命同志,并在华侨中产生恶劣影响。孙中山对此十分气愤,同年l0月下旬,他在巴黎吴稚晖办的《新世纪》撰文揭露陶成章之流的诬蔑。他写道:“以我为‘攫利’,而不知我于未革命以前,在社会上所处之经济界中固优胜之地位也。若不革命,则我之地位必不失,而世人所欲图之快乐我无不得之,革命‘攫利’云胡哉?且当日图广州之革命以资财赞助者,固无几人也。所得助者,香港一二人出资数千,檀香山人出资数千,合共不过万余耳。而数年之经营,数省之联络,及于羊城失事时所发现之实迹,已非万余金所能办者,则人人皆知也。其余之财何自来乎?皆我兄及我所出也。又庚子惠州起兵及他方经营接济,所费不下十余万元,所得助者只香港李君出二万余元,及一日本义侠出五千元,其余则我一人之筹获而来也。自此吾一人之财力已尽,而缓急皆赖家兄之接济,而妻子俯蓄亦家兄任之。是从事革命十余年以来,所费资财多我兄弟二人任之,所得同国人及日本人之助者前后统共不过四五万元耳……”

  孙中山的胞兄孙眉

  当时,不明真相的华侨和南洋革命党人曾派人到香港调查,但调查人看到的则是孙中山九龙的家里只有几间旧房子,此外一无所有;至于孙眉的家,是自己修的草房,并靠耕种度日。孙眉破产的直接原由在于他为革命慷慨解囊。此时,调查人不禁惊问:“假使先生为革命发了财,把钱寄到家里去,为什么家里的房子,家里的人,还是这样蹩脚呢?”至此,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在困境中的孙眉仍关心和支持孙中山革命,不遗余力地直接参与了辛亥革命爆发前的多次重大活动。

  为革命无钱为母落葬

  2021-10-24,杨太夫人病危,曾经腰缠万贯的孙眉此时已无力为母亲治疗,不得已从香港致电告知正在檀香山为革命筹款的孙中山,希望胞弟马上汇款接济。孙中山想到大哥此时要求汇款,一定出于无奈,赶忙筹集1000元港币汇去。

  1910年7月上旬,孙中山从美洲转道日本赴南洋,途经香港,本想登岸看望母亲,可香港当局禁止他登岸,不得已只好请人把已双目失明的母亲接到船上相见。十多天后的7月19日,杨太夫人在九龙病逝,享年83岁。

  尽管孙中山不能到母亲灵前行孝,但孙眉完全理解胞弟,没有丝毫责备。当年富甲一方的“茂宜王”,此时竟无钱为母购棺下葬。正当孙眉一筹莫展之际,南洋的革命党人募款汇来千元,并得好友、同盟会会员罗延年协助办理丧事,将杨太夫人安葬在新界西贡濠涌百花林。为了保守秘密,杨太夫人的墓碑只写“香邑孙门杨氏太君墓”。

  1901年一家于檀香山合影,中为杨太夫人,后排左五孙中山,左四孙眉

  在送走母亲不久后的1910年9月,孙眉的革命活动被清政府侦悉,清政府驻檀香山总领事梁国英给内务部密报:“孙文胞兄孙微(眉)在九龙种植,接受外洋军械,供给土匪。”于是,清政府买通当地警察,秘密拘捕孙眉并拟押解到广州。幸得在尖沙嘴水师警署警员、革命党人罗延年获悉,马上通知革命党人设法营救,以孙眉系美国籍,要驻香港的美国领事出面前往警署交涉,严正声明如香港不喜欢孙眉,可令他自由离境,不得解他到不愿去的地方。9月26日,香港当局致函美国领事馆通告孙眉被驱逐事。28日,孙眉因“运动劳工入党事”,被港政府驱逐出境,解往澳门。由此,清政府蓄谋的险恶计划以失败而告终。

  孙眉只好将农场土地交还陈少白,与杨德初等赴广州湾,化名“黄镇东”,以“三泰利”商行为秘密联络站,将全部精力投入革命活动,联络广东南路的义军。因他的地位和声望,革命党人称他为“黄大哥”。

  2021-10-24,孙眉乘日本邮轮抵新加坡。11月18日,他在马来西亚庇能参加了由孙中山约集黄兴、赵声和胡汉民等召开的秘密会议,筹划广州起义。这次会议,促成了广州黄花岗起义,直接推动了辛亥革命的爆发。会后他奉命潜回内地,积极投身到民主革命的洪流中,负责联系革命同志及会党人员的任务,策划新军起义。由于他年高德劭,在革命党人中享有崇高的威望,大家都尊称他为“眉公”。他凭藉自己的威望,招募革命同志加入同盟会,从者甚多。他还担任香港南方同盟会支部副支部长,代孙中山签发委任状等工作。

  2021-10-24,武昌起义爆发,孙眉组织民军响应,收复雷州半岛各地。直到11月9日广州光复,他才返回广州。

  孙中山极力反对大哥从政

  1912年1月,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孙中山当选为临时大总统。因都督陈炯明多次扬言要辞职,于是广东党政军各界各自推举都督,电请孙中山任命,其中以推举孙眉的人最多,南京总统府接到大量这类电文。当时的教育总长蔡元培也是积极支持者。

  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后与同僚合影

  其实,早在广东光复后,因有部分同盟会会员和华侨不满先后任都督的胡汉民、陈炯明,社会各界提议推举孙眉为广东都督的呼声甚高。当时孙中山从欧洲返国,途经香港,与大哥见面时就表示,政治非大哥所长,劝他勿涉足政坛。尽管孙中山念及大哥对革命贡献甚多,又有办理实事的才干,德高望重,但他经过再三考虑,决心改变用人唯亲的陋习,在复蔡元培的信中说任人“唯才能是称”。同年2月12日,他复电广东各团体及各报馆,解释为何不能委任孙眉为都督的原因,其中说“家兄质直过人,而素不娴于政治,一登舞台,人易欺以其方。粤督任重,才浅肆应,决非所宜。若为事择人,则安置民军、办理实业,家兄当能为之。与其强以所难,将来不免覆悚,何如慎之于始。知兄者莫若弟,文爱吾粤,即以爱兄也”。

  孙中山同时致电孙眉,力劝他不要出任广东都督。而且又致陈炯明及广东各界电,明令陈炯明必须继续担任都督,任何团体都不得再推选其他人担任都督。他还在给其他人的电文中恳切地说“家兄之事,文期期以为不可”。他甚至于电请大哥立即离开广州。但是,孙眉难以理解孙中山的大公无私,对胞弟大为不满。不久,他竟带了一批人从广州北上南京理直气壮地去找孙中山。孙眉临行前在给儿孙昌的信中说此行是“与你叔商量国事”。

  孙中山侄子、孙眉之子孙昌(右)也参加了革命

  孙眉到南京后,要亲自和孙中山面谈。但那时孙中山工作繁忙,拜访总统的人都要等秘书安排。等久了,孙眉显得烦躁不安,继而勃然大怒说:“如果阿文是大总统,我则是大大总统。”过了一会儿,孙中山出来热情接待孙眉及其随从。孙眉一见孙中山,立即向他痛陈让位给袁世凯的失策,又指责胡汉民、陈炯明两位都督施政上的失误。

  孙中山耐心地听孙眉滔滔陈词。但他最后仍力劝大哥不要干预政事,要息影林泉,以娱暮景。这令孙眉大失所望。

  恰巧此时,广东军人龙堇光又来电推举孙眉为广东都督,孙中山立即命人复电说:“素知兄不能当此军民大任,毋误粤局。”孙眉觉得胞弟如此看低自己,既难过又不服气,但再说也无济于事,只好憋了一肚子怨气,愤然离去,立即乘火车返回广东。

  孙眉离开南京后,推荐他为广东都督的函电仍不断呈现在孙中山眼前,可他始终不为所动,坚持原则,直到辞去临时大总统,仍没让他的大哥涉足政坛。

   兄弟情深言归于好

  2021-10-24,孙中山回到了阔别17年的故乡翠亨村。其时,孙眉虽然仍因未能当都督闷闷不乐,但仍组织乡人筹备迎接孙中山回乡。他一方面为曾官至临时大总统的胞弟感到自豪,也感到自己的功劳比谁都大;另一方面为孙中山坚决不同意他出任都督感到委屈,所以,当他见到孙中山后,难抑一腔怒气,甚至拉着孙中山的衣襟质问他。

  孙眉当着亲朋的面责备孙中山,有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他一直感到有愧于为他们兄弟俩遭受苦难的乡亲。他曾打算任都督期间,将下沙的海滩筑起围堤,以增加许多良田,有足够的粮食供翠亨九堡的乡亲食用。当时,许多人对孙眉寄予厚望,连在南京总统府当秘书的徐自松和高巩厚等人都追随孙眉,准备大展宏图。结果,孙眉的都督梦未能实现,一切也就化为了泡影。孙眉想到这些,不禁老泪纵横。

  孙中山深知大哥率直的脾气,历来对之尊敬有加,默默地听着,待他平静下来后,才微笑着说:“你是我的大哥,家里的事我听你的,但国家的大事就不能那么随便了!”接着又说:“你一向经营生意,是有经验的,现在还是做生意好,何必去熟就生呢?再说,在共和国当官,就是做国民的公仆,也不是为个人争权夺利啊!”

  孙眉不但性格豪爽,为人仗义,更是个深明大义、深爱着胞弟的人,他听了孙中山恳切而有道理的劝慰,一时语塞。过了一会儿,他拉着弟弟的手说:“为兄先头火气大了一点,请原谅吧!”随后,高高兴兴地和孙中山及家人在家门口合影留念。

  1912年5月孙中山(左四)与孙眉(左五)等在故乡翠亨合影

  当天晚上,孙眉与孙中山在家门口空地上设宴数十桌,宴请了翠亨及石门九堡60岁以上的老人,孙中山和孙眉先后登台讲话,感谢乡亲父老对革命的支持,并对因受清政府迫害的乡亲表示衷心慰问。孙中山深情地说:“我离别九堡几十年了,这几十年,九堡父老民众为我兄弟二人受了不少苦,如徐贵坐监七八年,现已放出,在香港。我们的乡里将来也是要建设好的,我们将来要为九堡做些事业的。”孙中山的这番话,也正是孙眉对故乡父老乡亲的心声。(沈飞德)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度